Share/Bookmark

88聯盟社工組組長:海棠基金會 陸宛蘋執行長

(5,676 views)

海棠文教基金會陸宛蘋執行長,在社福界是大家普遍敬稱 ‘陸老師”的資深前輩,累積了豐富的專業實務經驗,過去實際參與及帶領社工夥伴執行921、川震等大型災害的協助任務。這次88水災發生的第二天,就密集接打社福夥伴們的電話,很快的就串連成立了的88水災服務聯盟,在第一次會議就被選定為社工組召集人。當被問及在這次災害發生以來,到處看到怎麼都是”社工”在處理各樣的疑難任務、必須快速應變,整合多元專業、多層次溝通調配資源….看來就是個吃力又不討好的角色; 而她被臨危受命擔任這個平台的社工組的組長,這段時間是否承受了很多的壓力與辛苦? 陸執行長,很酷的指出: “ 社工本來就是專業的助人工作者,面對這樣的大災害,當受災者需專業人員的協助,社工擔負此事,本就是責無旁貸!”

災害發生時 不可缺席的社工服務

面臨88風災,八八水災服務聯盟打頭陣的社工組,很快的就訂出不同階段性的目標,最高基本原則就是:「災民到哪裡,服務就輸送到哪裡。」策略更強調是為「針對性、點對點」的服務方式,非常聚焦性地關懷及切入被認定為災民者的形形色色的問題解決及服務提供。

88聯盟社工組的成員與盟友

社工組既然為打頭陣深入災區的任務小組,聯盟必然高度倚賴其專業判斷及回報的前線資訊,據此亦步亦趨來配合加入提供所需的必要支持及協助;會遇到教育問題,譬如小朋友要念書;遇到心理問題,災民心理受到極度的創傷;還有法律、醫療….等等問題都會接踵而來,聯盟組與組間的團隊配搭、專業合作更是重要。

僅就社工組內部,也畫分有社工教育和社工服務等不同專長單位。基於災難地區集中在原住民部落,信仰天主教和基督教者眾,社工組內,部分單位帶著教會背景和色彩,為災民帶來心理安定的力量,這種基本的信任及聯結,或許是無形的,卻是一股不可忽視的重要力量。陸宛蘋說: “這很棒!”

她尤其欣賞的是,部分原本地方性的機構,與因應水災新成立的在地自發性組織,譬如自治會、自救會和愛鄉協會等等,雖說是社區型組織,卻發揮意想不到的創意及在地力量做成了許多事。尤其是駐地的社工之間的共同合作與彼此學習,其帶來的助益更是讓人驚艷。

一個例子來說,聯盟社工組有四個社福單位派駐於陸軍官校,分別是中華溝通分析協會、兒福聯盟、家扶基金會和介惠社福基金會,分頭負責營區內不同的樓棟。每個組織各有專長,有的強項在兒童服務、有的專業在老人照顧,有的擅長心理衛生,有的熟悉原住民的在地狀況…,但沒一個能拍胸埔保證自己的組織是全懂家庭、最懂社區,尤其是在災變後的變故社區及家庭。

過去完全不同服務重點的專業NPO,在88聯合服務的平台下合作,為能提供災民最完善的服務,大家都積極地互相學習與亟求成長,補彼此之不足以滿足解決災民的需求與困境。他們每早九點固定開會並做記錄,黑板上公告的都是與災民服務的相關資訊,即時做相關工作的協調,並隨時更新,透過跨專業及跨單位、部門的整合,不但工作重點及方式經過檢驗確認有效,且資訊正確且流通 ; 現在任何一個駐地人員若要另被派到另外的地方支援,就可將這份學習經驗前往運用,是非常好的可攜式教育。

第一線社工面臨的難題

88聯盟的社工,在投入救災的過程中,當然遇到許多難題,陸老師發現,在地工作的問題重點不在於投入服務量的不足,而在於質的確保;人力是充沛的,但是面對特別挑戰的變動環境,在此非常時期,需要非常的工作方法,就會需更多的著磨與精進;陸宛蘋強調,這種需要不只有心,有基本訓練,更需有精準的專業判斷及豐富處理經驗的工作人力。要如何能在短時間就裝備完成,且要能提供全天候24小時輪番於各地服務的社工人力,的確是個大挑戰。

舉例來說,第一時間遇到的問題,在於用來臨時安置災民的軍營,設計模式及安排就有很大的問題要克服。像高雄縣災民分別安置於四個軍營內,軍營是被管制的區域,且房間是通舖形式,有可能是一大空間要住兩家人,頂多只有以置物櫃隔開,毫無隱私;各地集中來的災民和原民族人,難有回歸家庭和社區自主的機會和彈性,對災民來說生活作息都要重新適應。這些連社工人員對於軍營的安置模式,也需花時間熟悉及溝通拉鋸。同時也會挑戰社工對於基本案主優先及重視人權的倫理及專業價值的實踐。

再者,社工過去的工作經驗,多以個案本身的單一特質條件來提供服務。譬如針對長期照護的老人、發展遲緩的孩子,或者家暴受害者做個案管理。此次88 風災中,是以”家戶”為個管單位,家庭原本就是人出生後最重要的組織,在災後家庭成員間彼此的支持更是突顯重要,因此針對88受災者的需求評估或資源提供,都以家戶為基本單位。

在過去服務經驗多針對特定族群的情況下,許多社工對”以家庭為基礎”的工作方法較不熟悉,而且營區只是暫時性安置,終究災民要回家重建,無論是原地重建或是遷居重建甚至遷村重建都需要以家戶以及社區為社會工作主要的工作模式;故在協助災民走向重建之路時,將以回歸社區體系為的方向,社工在這部分運用賦能的理論協助災民強化自助的能力,將對於幫助災民及社區來說,會發揮舉足輕重的影響力。

培力災民勢在必行

既然重建成功與否的重點在於如何有效協助受災區域及民眾能夠具備足夠的資源及知能力量重新站起往前,在培力災民的過程中,要注意合適人才的挑選,條件有幾要: 要夠熱心、要願意溝通、要有代表性,尤其會挑選有影響力的key person,才有成功的機會。尤其要注意的是,培力災民不但是一種幫助,更是一種尊重;不但是對災民的尊重,也是對他們文化、生活的尊重,更是對他們自我決策、自我覺察能力的尊重。外界在從事救災或重建工作規劃時,常會忽略這個部份的重要性,社工組對於這個較少人著墨的重點,常常需要大力提醒。不論是原地重建或者遷村,都該讓災民參與討論,政府在重建的勘地過程中,亦應讓災民發表意見。這也是社工基本價值的堅持!

以那瑪夏鄉民為例,他們本身組了自救會,自我覺察較強,族人早早就跑回山上,看看自己的家園變成什麼模樣,還特地錄影回來,親口講給族人聽:我們的房子現在是怎麼樣,路變怎麼樣。鳳雄自治會也規劃了回鄉之路,這也是聯盟一直鼓勵災民去做的。因為若是災民待在營區裡,習慣有人照顧吃飯,照顧生活,但這其實不是常態,他們未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必須自己站起來。

社工組注意到這段處理需要更加的細膩;故當災民反映了回鄉的渴望,社工人員請來了自治會長一起參與討論,會長立刻通知晚上七點開會,第二天就確定了兵分兩路回鄉,也找人將回鄉過程做成了記錄。災民對於自己的未來有了發言及選擇的一席之地,畢竟失去的是她們的家園,以後要走的路,也是她們的未來,她們才是自己生命的主人。

而很明顯的,只要觸動災民回鄉的需求,他們自身的力量就會龐大地洶湧而出。現在各營區的回鄉之路已全面啟動,有些村落透過四輪傳動車前往,路未通的村落,則希望申請直升機回鄉,災民們自己找好錄影者,自已錄影,自己記錄並寫故事,想的做的都比較周延。近日,由於回家重建涉及了土地的安全,因此社工開始提供或引進環境土地的資訊和村民對話。部落老祖先流傳下來的智慧,不時提醒及教育族人環境和天地間的關係和安全性,當年建村的環境,和現今已大不相同,現代化的實證參考資訊,以及政府相關土地鑑定的資訊, 透過和災民談論環境和建村議題以啟發意識,期盼災民在理解後能做出最好決定。

揮別淚水迎向希望

社工組的任務,雖然已經是不得閒的在持續供給服務及解決問題,但不斷的還出現新的需求及挑戰,也還是不斷的湧入及更新;重建之路或許還很遙遠,但是88聯盟社工組期許自己能夠做到的,是在災民需要的時候,盡可能的持續的提供專業服務,陪伴及幫助這些災區的鄉民,提供必要的協助及資源。重視同理心及專業服務的社工員,不但是服務的提供者,更是災民們可以信賴的朋友; 聯盟社工組與與受災民眾近距離的站在一起,攜手共進。災後的台灣雖然經過絕望及不捨的淚水,聯盟肩負各界眾多的關懷與各方的共同努力,希望台灣能夠早日揮別災難的陰霾,能夠早日踏出有力的腳步迎向新希望!

MSN 新聞中心 王守玉 採訪報導 (2009/10/09)

Leave a Reply